未分类

成软件破解版下载

> 楼乙

那老者躺在躺椅之上,优哉游哉的晃着,双眼微闭似在休息,但楼乙知道对方一直都醒着,在用意念打量着自己。

楼乙保持鞠躬的姿势不动,毕竟眼前这个老者看似人畜无害的模样,但却给人一种极大的心理压迫感,仿佛一个巨人居高临下的俯瞰着。

“咳~直起腰吧,这么弯着腰多累啊……”一个声音在楼乙脑海之中回响起来,楼乙连忙直起腰来,满脸堆笑道,“多些前辈抬爱!”

起身之时老者竟然已经站在其身前,只是看上去有些滑稽,这老者个子并不高,站起身来的时候,多少有那么一丝圆润,眉毛向上缓缓飘着,如同两条丝带。

而他自身也飘在半空中,周身闪耀着符文之光,绕着楼乙转了两圈,捋着呼吸啧啧称奇道,“妙,妙啊~!”

楼乙不敢答话,只能站在原地傻笑,老者又绕了两圈后,最终停在了楼乙的面前,伸出一根手指点向楼乙的额头,楼乙额角有微弱的汗珠落下,但他却无法阻止对方。

一指拂过额头,楼乙周身便开始不由自主的震颤起来,很快他辛苦维持的伪装便消散了,他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模样,老者点了点头说道,“嗯,这样看着顺眼多了。”

“前辈,我……”楼乙想要解释一下,老者一伸手便让他的话戛然而止,老者在楼乙眼前一晃,便回到了他的躺椅之上,再度优哉游哉的晃了起来。

楼乙看着这个性格有点奇怪的老者,一时间道不知该如何应对了,这时老者的声音再度出现在其脑海之中,开口问道,“说说吧是谁,来商盟总部有何目的?”

楼乙试了试嗓子,发现他又能说话了,心知在此人这里说谎恐怕讨不得半分便宜,于是便将自己如何来到人界,以及为何要隐姓埋名乔装易容的事情和盘托出了。

当他说完这些后,便再度站在原地不再言语,他知道老者自会对其话语的真伪做出判断,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了。

夏日马尾死库水美少女泳池写真

过了没多久便听到老者叹了口气,喃喃自语道,“张青的后人真是一辈不如一辈了……”

虽然楼乙并不清楚这张青为何许人也,但是姓张便让其联想到了仙悦楼的张家,而且自己的这些个麻烦也都与四大家族中的张家有莫大的关系,楼乙猜测这张青或许便是这张家老祖中的一人,是这位老者的旧相识了。

老者缓缓摇晃着摇椅,过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,“来自浮妖界?”

“是!”楼乙回答的言简意赅,对方又问道,“上次浮妖界战场之中夺魁的便是吗?”

楼乙再次点头称是,老者再度陷入了思考之中,过了一会儿突然无甚头脑的来了一句,“对这里的布局似乎与其他人的反应不太一样!”

楼乙先是一愣,但很快便明白了对方的意图,他想着那位胖道人似乎也没有对其说过不许外传的事情,又感觉此地布局与当初那里十分的相似,于是猜测老者或许与那个地方也有着一些缘分,便将当初独自试炼谪仙之障所遇到的事情告知了对方。

老者顿时来了兴趣,刹那便出现在了对方身前,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楼乙许久,开口问道,“说被关在那里两千余载?”

“是,晚辈说的千真万确!”楼乙无奈的回答道。

老者指了指周围的真文符印又问道,“可识得这些?”

楼乙挠了挠头说道,“自是识得!”

老者那被眉须遮盖着的脸上,顿时灿烂起来,宛若一朵盛放的花,原本只余下一道缝的眼睑,此时也完收敛将眼睛给露了出来。

楼乙这才发现老者的眼瞳呈灰白色,似乎是失明已久了,楼乙脸上露出震撼之色,那老者却混不在意的说道,“只不过是眼睛看不见罢了,又不是真的看不见了,用不着如此!”

“是,是晚辈着想了!”楼乙点头答道。

老者看上去很是开心的样子,拉着楼乙绕着这屋子来回转悠,不断点向四周的真文符印开口询问,当楼乙一一作答,并无过错之后,老者的脸上顿时更加的开心了。

他开始询问楼乙是否对阵道以及道术是否了解,楼乙回答对方自己对阵道一途略知一二,但是对道术却是知之甚少。

其实楼乙当初在昆吾界之中,即便是芥子世界,也是有着道统跟佛教传承的,但楼乙对这些本身并无过多的研究,他当初研修符箓之道的目的,本也是为了能够多赚些灵石填饱肚子罢了。

之后虽又对此道有所接触,但终究了解太少,不如他对阵道一途的心思,老者听闻他的解释,脸上略有变化,看上去似乎不太开心,不等楼乙开口道歉,老者便指着他的鼻子说道,“无知小儿,肤浅呐,肤浅!”

楼乙一愣,挠了挠头说道,“晚辈愿闻其详!”

老者两条眉毛顿时飞了起来,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划过,顿时有一道金线凭空出现,并慢慢向着两侧分散,再组成八个奇特的图案,然后开口问道,“可识得此阵?”

楼乙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开口道,“八卦阵?”

老者点了点头说道,“没错就是八卦阵,那么再来看!”

说着老者手指在阵中点了几笔,八卦阵的气息陡然发生了变化,楼乙从阵中感受到了奇异的星辰气息,而后一个勺子的七星突然浮现在了八卦阵中,他开口说道,“莫不是七星八卦阵?”

老者点点头道,“孺子可教也,那么再来看!”

说着手中光芒点星,八卦阵的气息再度发生了变化,让楼乙体验到了九宫、八荒、六合、四象、两仪种种奇妙的阵道变化,而当这一切最终化为一点之时,楼乙顿觉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。

楼乙震惊于这老者的阵道造诣,尤其是那一手随意拨弄阵法的本事,更是令楼乙茅塞顿开,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做到这些,但是假以时日他相信自己一定也能够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天地阴阳,倒转乾坤。

楼乙内心激动,抱拳对老者深鞠一躬道,“前辈令晚辈受益匪浅,不知前辈尊姓大名!”

老者看了楼乙一眼,开口道,“老夫朱武是也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