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粉妮妮直播破解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直到慕浅离开,齐远才回过神来一般,整个人立刻就焦躁起来,后悔就这么贸贸然地把钥匙交给了慕浅。

庄颜很看不惯他那个样子,翻着白眼问他:“刚进去的时候霍先生跟说什么?”

“他什么都没说。”齐远叹息着回答。

“那不结了吗?”庄颜说,“霍先生要真不想见慕小姐,以他那个性子,早把我俩给开了。就不能机灵点吗?”

齐远听了,凝神细思片刻,只觉得有些道理。

刚刚思及此,庄颜桌上的内线忽然响了起来,庄颜连忙接通:“霍先生。”

“叫人事部出两封警告信。”霍靳西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,“和齐远一人一封。”

庄颜:“……”

齐远猛地一捏拳头,瞬间恨不得扑上来掐死她!

……

霍靳西的新公寓位于城市最繁华地段闹中取静的位置,一共上下两层,间隔高面积大,巨大的落地窗外就是桐城标识性的的建筑,怎么看怎么奢侈。

空气刘海美女花下独坐意境写真

慕浅来不及参观,匆匆洗了澡换了身衣服,便又出了门。

抵达疗养院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,霍老爷子的秘书丁洋一看见慕浅,惊喜地差点叫出声来,“慕小姐,可算回来了!老爷子天天念叨呢!”

“最近爷爷身体怎么样?”慕浅一面往里走,一面问。

丁洋的脸色瞬间就有些凝重起来,“不是很好。最近这段时间老爷子晚上都不太睡得着,白天断断续续地睡,精神很差。”

慕浅听了,心里头不由得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走进霍老爷子的房间时,霍老爷子果然还睡着。

慕浅忽然觉得很内疚。

她陪在霍老爷子身边的时候,霍老爷子心情好,精神也很好,可是她一走几个月,再回来时,霍老爷子真的明显又苍老了一头,睡着的时候也是眉头紧皱的模样。

慕浅不由得停住脚步,转身想要走出去,不打扰他休息。

谁知道霍老爷子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,一下子醒了过来。

听见动静,慕浅连忙转身,走到床边笑着看着霍老爷子,“爷爷,我回来啦!”

霍老爷子刚刚醒来,有些艰难地喘息了两声,随后才像是渐渐看清楚她,冷哼了两声,说:“这个臭丫头,还知道回来!”

慕浅在床边坐下,趴到了霍老爷子的被子上撒娇,“桐城有爷爷在,我肯定会回来的啊!”

霍老爷子一如既往地孩子气,只是哼哼。

慕浅陪了霍老爷子一个白天,到下午五点才准备离开,履行自己早上对霍祁然的承诺——去接他放学。

霍老爷子一听她要走,原本很不高兴,直到听她说要去接霍祁然,立刻乐呵呵地赶走了她。

慕浅接到霍祁然,直接就回了霍靳西的新公寓。

“来过这边吗?”进门后,慕浅才问霍祁然。

霍祁然点了点头。

“那为什么不住这边?”

霍祁然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下了答案:“林奶奶不喜欢这边。”

慕浅想了想,也是,老一辈的人都安土重迁,住惯了的地方是不愿意轻易搬。

“那喜欢这边吗?”慕浅又问。

霍祁然又点了点头。

“那以后都住这边好不好?”慕浅蹲下来看着他。

霍祁然看着她,眼神里分明饱含期待,却又充满了不确定。

慕浅摸了摸他的头,说:“我陪住啊。”

霍祁然听了,脸颊一点点地红了起来,盯着慕浅看了许久,随后飞快地一点头,转身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。

看着他的背影,慕浅忍不住笑了笑,一转头看见他用来写字的小本本,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大概是因为一直要用写字来跟人交流,霍祁然的字写得不错,而且所掌握的汉字数量也远远超过其他同龄的小朋友——原本是这样聪明的孩子,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不开口了?

……

夜里,霍靳西回到公寓的时候,打开门,便是一室融融灯光。

楼下没有人,霍靳西缓步上了楼。

霍祁然房间的门开着,里面传来慕浅的声音,似乎正在念书,念的是一本童话。

霍靳西在走廊上站立片刻,这才走进了房间。

一看见他,霍祁然立刻有些紧张地看了慕浅一眼,慕浅却只是冲他笑。

“为什么还不睡?”霍靳西倚在门口,沉眸看着霍祁然。

“马上就睡。”慕浅替他回答,“念完这一章就睡。”

霍祁然顺从地点了点头。

霍靳西没有看慕浅,转身走开。

慕浅继续给霍祁然念完了书,照顾他睡下,这才走出了房间。

二楼的小客厅里,霍靳西正坐在沙发里抽烟。

慕浅走过去,自然而然地开口:“今天累吗?要不要泡个热水澡,我去给放水?”

她一边说,一边伸出手来按上了霍靳西的肩膀,却被霍靳西一把捏住手腕拽到了身前。

“这是几个意思?”霍靳西冷着脸问。

慕浅笑了起来,“早上不是跟说过了嘛,我要嫁给,当的好妻子的啊!服侍,应该的嘛!”

她这么说着,空闲的那只手又缠上了霍靳西的领带,一点一点抠着他依旧系得紧紧的领带。

霍靳西听了,继续道:“这次打算用什么方法报复我?”

“报复什么呀?”慕浅回答,“都说了已经放下了嘛!干嘛老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?”

霍靳西忽然将她往怀中一带,另一只手直接就探入了她的裙子里。

慕浅怕痒般地闪躲了两下,接下来便乖巧地笑出了声。

“为了一个‘两清’的人,还真豁得出去。”霍靳西说。

慕浅埋在他肩头,闻言微微喘息着开口:“才不是因为别人,就是因为。”

霍靳西忽然收回自己的手,捏住了慕浅的脸。

慕浅迎上他的视线,声音轻细而甜美:“我之前不知道会这么生气嘛,可是生气,说明在乎我,所以我该高兴才对……”

“慕浅。”霍靳西忽然喊了她一声,卡在她下颚处的手也微微加重了力气,“知道吗?那天在电话里叫我有多远滚多远那个劲,才叫人喜欢呢。”

慕浅眨巴眨巴眼睛,“哪天?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?”

霍靳西冷笑一声,掀开她,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,“砰”地关上了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