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下载色短视频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楼乙最新章节!

有人攀谈,一路自然不觉无趣,楼乙原本郁闷的心情,也慢慢平复下来,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可看的景观,反倒是透着一派萧条景象。

这里除了杂草跟树木之外,几乎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,看来他们在离开北武宗地界的时候,并没有寻到合适的地方,楼乙似乎能够猜测的到,他们的山寨,必定不是什么大寨。

没过一会,众人来到了一处山峰的脚下,楼乙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寨子,零零散散的建筑,遍布在寨子中,简单的木质围墙,只能起到有限的防护。

楼乙心中叹息,果然被他猜到了,只是他没有想到,现实中的山寨,比他想象的更加不堪,甚至连杨家屯的三分之一都不到,一代传奇人物,何至于落得如此田地。

然而这些山匪似乎并没有觉得不满,反而因为回到了这里,显得格外的开心,楼乙没有言语,而这时洪国老太开口问道,“是不是觉得这里很惨?”

楼乙想也没想的点了点头,不过随即他又面露尴尬之色,想要辩解什么,却被她伸手阻止,她的眼神看着这小小的山寨,不急不缓的说道,“这已经是我能尽量维持的最大极限了。”

楼乙不明所以,此时山寨中突然传来声响,随后从这些寨子的屋内,走出大量的寨民,楼乙的神情顿时怔住了,他看到的是许许多多的,没有修为的寨民,而且还都是妇孺老幼。

这时他明白了老人刚才的话,这么多的非战斗力,当初他们必定是遭到了巨大的损失,看来张乐山当初,对洪国夫人,进行了血腥镇压,并不是跟传言中说的那样,他们是自己离开的北武宗地界。

能够从张乐山,许明远,刘黑七的联手打压下逃出生天,可想而知当初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老人的神情有些低落,不过随即又恢复正常,她微笑着挥了挥手,对他说道,“走吧,进去了再说。”

楼乙点了点头,跟着她走进了山寨,这里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贫穷,楼乙似乎明白了原因,张乐山不会允许威胁自己存在的人活着,所以赵洪文国只能放弃那些适宜生存繁衍之地,来到这穷乡僻壤之土。

花色低胸裙宅男女神露美乳

这是无奈的抉择,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,楼乙深深的叹了口气,想到了当初的问仙楼,因为被逼无奈离开了清平县,又因为花家的步步紧逼,不得不另谋出路,世上之事,岂能尽如人意,世间冷暖,大世沉浮,又有几人能够独善其身……

带着些许无奈,楼乙走进了这个小小的寨子,他看到了面黄肌瘦的孩子,看到了气喘吁吁的老妪,看到了强颜欢笑的妇孺,看到了愁眉不展的汉子。

贫瘠的土地,种植着一些作物,只是因为没有灵脉的护持,这些作物反而蔫蔫的,虽然能解燃眉之急,可是灵气匮乏至此,可以预见未来会是什么样子。

他突然明白了洪国夫人想让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这是一种交换,楼乙心下安定了许多,至少性命之忧没有了,接下来就看对方要提什么条件了。

就在他打量这里的环境时,几个小孩子,晃晃悠悠的跑了过来,楼乙突然感觉有些心疼,因为这些孩子的体质很差,除了食物中匮乏灵气之外,更因为他们的身体实在是太羸弱了。

这种孩子即便成长到八岁,也无法顺利开启灵脉,到时候只能那个泯然众人,成为天地间最底层的普通百姓,在这弱肉强食的大山之中,普通就意味着淘汰,他们什么没有机会踏出这里。

因为这里是赫连山脉,周围妖兽环伺,毒虫伺机而动,能够要他们命的东西,实在是太多了,楼乙不由得叹了口气,心疼起这些孩子了。

因为灵气的匮乏,这里搭建房屋用的树木以及麦草,大部分都是很低阶的存在,只是楼乙不明白,他们寨子里明明有不少人,为何不派人出去寻找更好的材料呢……

洪国夫人一路都在观察他的反应,见他自始至终都很平静,不由得高看了他几分,处事不惊是一个非常好的品质,在生死面临着威胁之际,还能够保持淡然的态度,这本身就需要极强的承受能力。

孩子们怯生生的看着楼乙,没敢太过靠前,他们的衣衫十分破旧,几个娃儿远远的看着他,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。

看来之前的残酷经历,让他们过早的承受了与年龄不相符的压力,楼乙想到了自己,想到了当初的清平浩劫,只不过当时他只有三岁,等醒来之时,浩劫早已结束。

他被带到了浩雪宗,遇到了人生第一个贵人肖管爷爷,后来经历的种种都告诉他,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,任何时候都要心怀感恩,任何时候不能放任自流。

因为他没有靠山,一切都只能靠自己,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,让他的意志变的坚定,他可以,这些娃儿们也就可以,楼乙默不作声的打开储物袋,取出一些充满灵气的吃食,这些都是他进山前带的。

几个孩子流着口水,死死的盯着他手中的鹅腿,可是却没人敢上前一步,楼乙晃了晃鹅腿,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,开口道,“过来啊,拿去吃。”

孩子们无动于衷,可是楼乙却听到他们吞咽口水,以及肚子咕噜噜叫唤的声音,此时洪国夫人开口道,“拿着吧,这是咱们寨子的贵人。”

几个孩子听到她的声音,嗷嗷的冲了过来,楼乙每人递给他们一只,不过很快鹅腿就给光了,他又拿出一些鸡腿,腊肉干,统统给了他们。

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模样,楼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,一个孩子抢先吃完了手里的鹅腿,用期待的眼神,继续看着他。

楼乙此时自己的身上的熟食,几乎都被这些小家伙干掉了,他快步走到广场之上,对洪国夫人说道,“能给我一口大一点的锅吗?”

洪国夫人立刻命人去准备,不多时广场之上,堆起了厚厚的柴火,一口大黑锅架在了柴火的正上方,由三根一人粗的滚木支撑着。

楼乙站在大锅前,将身上的灵米,混杂着当初猎杀的山鬃獠的肉,煮成了一锅香喷喷的灵米肉粥,想当初他在外门杂事处的时候,就是这么吃的。

只不过当初他吃的是下品的灵米,用的是普通野兽的肉,而如今他用的是中品灵米,煮的是二品妖兽的肉,不可同日而语。

他从当初猴王之子赠与他的水袋里,取出大量的猴头酿,以及身上剩余的米酒,掺在一起分给寨子里能喝酒的人,大家围绕在篝火旁,吃着肉粥喝着佳酿。

似乎暂时忘却了他们所受的苦,忘记了他们此刻的贫穷,他们笑的很纯真,笑的很无邪,一口饱饭也许就是他们此刻最大的理想了。

楼乙浅饮小酌,因为他知道,待会肯定还有重要的事情商量,他不能把自己灌醉了,一锅肉粥很快分食一空,楼乙又再煮了一锅,现场传来欢呼之声。

孩子们的小脸开始红润起来,不知是因为灵粥的缘故,还是篝火映照的,总之他们笑的很甜,真的很甜……

此时赵彤就坐在洪国夫人的身边,这姑娘似乎还对他十分有意见,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敌意,当然不是真正的敌意,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,更像是一种不服输的执拗。

洪国夫人冲他招招手,楼乙知道该谈正事了,他坐了过去,同对方面对面,赵彤起身走开了,洪国夫人开口说道,“有没有什么想说的?”

楼乙先是沉默了一下,而后整理了一下思路,开门见山道,“如果我没有估算错的话,用不了五年,这些人大部分都要死在这里……”

洪国夫人点了点头,看着欢呼雀跃的人群,眼神中多了一抹无力,她叹了口气道,“张乐山此人太过恐怖,初生牛犊不怕虎,这个可以理解,但是同他作对,仅凭目前的这些人,只怕不够……”

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楼乙问道。

“应该很清楚我知道是谁吧?”洪国夫人没有回答他,而是反问道。

楼乙点了点头,从她之前如此对待他的时候,楼乙就已经料到了,洪国夫人叹了口气道,“我们孤儿寡母的也没什么别的本事,如果要对付张乐山,老身跟吾儿可以祝一臂之力!”

楼乙知道自己无法拒绝,不是因为对方的威胁,而是因为这些人目前的生存环境,实在是太恶劣了,让他实在于心不忍,那孩童眼神中的惧怕,让他想到了自己当初的彷徨无助。

既然肖爷爷可以善待自己,自己为何不能效仿呢,人生总有许多无奈的选择,在力所能及的时候,拉对方一把,这件事他还是十分愿意去做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寨子外面传来了声响,大约百十号人从寨子外面回来了,为首之人是一个三十岁所有的汉子,一身肌肉棱角分明,双目如钜,气质非凡。

只不过此刻他的神情有些疲惫,后面的人,扛着些许的猎物,不过这百十号人,看上去都有伤在身,而且一看就是旧伤。

那汉子看到广场上的篝火,命人带着猎物走了过来,楼乙发现这些人除了为首的这人,修为在结丹初期以外,剩余的大都是些刚筑基不久的人。

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筑基五层,而且还受着伤,看上去十分的虚弱,那汉子径直来到洪国夫人跟他的面前,恭敬的行礼道,“娘,孩儿回来了。”

洪国夫人看了他一眼,开口道,“儿啊,看看谁来了……”

看清爽的书就到 ..